所有对未来的追求,都是对现在的否定

人们一直在“追求未来”和“活好现在”之间左右摇摆。当拼命追赶却依然发现未来很茫然的时候,会想安定下来好好生活;但很快又发现现状难以忍受,决心去追赶未来,却不知道未来到底在哪里。

那两种价值观——一种是坦然面对当下的生活并把它过好;一种是拼命追求不同的未来;看起来都对,却都无法持久。

换了一个又一个工作,却发现“都不是自己想要的”,于是认定自己还有更远大的前途,但抬起头来,看不到那个前途是什么。认定了一个目标并决心在那里安定下来,到达之后发现它同样乏味。

在一次刻骨铭心的恋爱失败后,换了一个又一个恋人,每次都快速失望,扑向下一场恋爱,每次都渴望安定,却好像总是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不管是留在原地的人,还是跑向前方的人,都从来既没有认真地理解当下的生活,也没有理解未来的。

不谈复杂的成因,现状就是,在我们周围几乎每个人都对现在的生活不满意。无论阶层、年龄、省市,人们在“不满意”这一点上达成了惊人的一致。

然后,人们根据自己的不同选择而成为不同的人。有人致力于让现在的处境变得更好,有人追求放弃现在,去博一个完全不同的未来。

即使身在同一间办公室,也有完全不同的人。大家看着对方,像看着不同的物种,都在对方生活里窥视到一丝陌生的恐惧,也都看到一丝陌生的诱惑。

也因为这种情况,安于当下的人和闯荡未来的人,感觉都不太好。

当身边的人都在跑,一个人会难免对自己变化不大的生活产生怀疑。一种渴望改变的愿望就会平白无故地产生。人们想改变现状,有时候不是因为现状不堪,而是为了无处不在的改变本身带来诱惑。

同样,同样,他们维持现在的生活并不是出于对这种生活的深刻了解和热爱,而只是因为不知道还可以去哪里。

问题是,那些奔跑着的人,很多却不知道未来是什么。他们只知道自己不满足于当下,只要能离开当前的生活就会往前奔跑,但不知道跑向哪里。

一群不知道未来是什么的人在跑,另一些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的人在追。人们不知道未来的样子,也不知道现在的样子。

几天前,看到了2014年“界面·正午”对牛津大学人类学院项飚的一个访谈。项飚对浙江、珠三角一带人们的生存状态做过长期观察。他看到了很多人,频繁地跳槽、换工作。他在人群中看到了蜂鸟。

这些人像蜂鸟一样依靠快速地拍打翅膀浮在空中,一旦停止拍打,就会坠落。最可怕的是,他们找不到自己想落下的地方。

“一切现在发生的事情,都是为了未来的某一个目标。你要努力去做,不做,未来的目标就达不到;但是未来是什么,能不能达到,完全不知道。一切现在做的都是为了超越现在。现在去做工, ‘工’是没有乐趣的,是为了明天更好;小孩被逼着学钢琴、画画,就为了后来加分、成名。在进行的事情本身没有意义,都是手段。但目的又完全是不确定的。它的本质不是对未来的追求,而是对现在的否定。”

那是十几年前的中国工人。他们的命运如今被整个社会的大多数人所继承:我们不断往前跑,反复变换生活方式,却从来没有找到自己可以安心的“现状”。人们追求未来并不是去自己想去的地方,而只是为了离开现在所在的地方。

但没有任何一个现在所在的地方,让人感到满意;这意味着,没有任何一个未来让人满意。人们并不是因为某种生活值得过而留下,也不是因为某种未来值得追求而出击。

我们需要先理解当下,再计划未来。

你对当下生活的抱怨和不满时,是否清楚地了解了这生活中需要舍弃的和值得留下的?哪些东西真正让你不可忍受?哪些东西让你感到美好?

理解当下的生活,才是选择的基础。如果你选择过好当前的生活,你需要做的是去改变哪些让你无法忍受的,并且扩大那些带来美好的。

同样,如果你选择去追求完全不同的生活,你会更明白自己的方向。你要记住自己逃离现在是为了得到什么,你对未来的目的是基于你对现状的理解,而明确的目的会让你更愿意接受所得到的未来。

然后你才会理解那句话:我是在真正理解了现在之后,才明确对未来的渴望;我是在真正理解了过去的恐惧后,才意识到现在的幸福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